<code id="33ABHHA031A"></code><style id="33ABHHA031A"></style>
    • <acronym id="33ABHHA031A"></acronym>
      <center id="33ABHHA031A"><center id="33ABHHA031A"><tfoot id="33ABHHA031A"></tfoot></center><abbr id="33ABHHA031A"><dir id="33ABHHA031A"><tfoot id="33ABHHA031A"></tfoot><noframes id="33ABHHA031A">

    • <optgroup id="33ABHHA031A"><strike id="33ABHHA031A"><sup id="33ABHHA031A"></sup></strike><code id="33ABHHA031A"></code></optgroup>
        1. <b id="33ABHHA031A"><label id="33ABHHA031A"><select id="33ABHHA031A"><dt id="33ABHHA031A"><span id="33ABHHA031A"></span></dt></select></label></b><u id="33ABHHA031A"></u>
          <i id="33ABHHA031A"><strike id="33ABHHA031A"><tt id="33ABHHA031A"><pre id="33ABHHA031A"></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零魂师》 第838章 为师讨公道!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药宗,古老而又神秘。

          萧白怜也是前不久才知道,霍华德竟然师从药宗出身。不过那段历史对于他来说并非是一个美好的回忆,而是一段屈辱的记忆。

          药宗弃徒!

          踏上药宗大殿,望着那一个个对着他目露敌视目光的人,萧白怜一脸平静。

          整个药宗,如临大敌。甚至他看到几名七老八十岁的老者,颤巍巍的身穿着代表炼药界身份的魂丹师袍子,走了出来。

          “霍华德的弟子么。”

          开口之人乃是一名花白胡子的老者,那一双浑浊的老眼此时却绽放出万丈光芒,仿佛在审视又像是在感叹。

          “正是!”

          此人乃是药宗当代宗主,这一点之前逍遥子已经告诉过了他。作为药宗如今辈分仅次于几位隐居的太上长老的宗主,是药宗最为尊贵的几人之一。同时,也是当今世上,五名炼药宗师之一!

          “没想到那个浑小子竟然会选择收徒。”

          对于萧白怜的来意,显然已经有人告诉过他了。但是和其余药宗那些人愤怒的表情不同,这位老者却看上去仿佛早就有所料到,对于萧白怜的到来,相当平静。

          “药老,我的来意想必您已经知道。”

          对于这位老者,萧白怜还是抱有很大的敬意。当今五大炼药宗师中,当属他最为年长,同时也是公认的炼药界第一人!

          “放肆!你算什么东西,也敢与宗主比试!”

          没等药老回答,顿时就有人冷哼一声,同时一股冰寒的火焰西面而来,仿佛要把人的灵魂都给冻结掉。

          可惜,那股冰寒火焰在接触到萧白怜之前,就被某种力量所阻挡,瞬间消失无踪。

          萧白怜看到,大殿内,药宗一方,一名四十多岁,身穿大师级药袍服饰的中年人,正对着他怒目而视。此人萧白怜也知道,乃是药宗的一名长老,不仅本身有着大师级的炼药水平,修为更是高达上天位巅峰!在整个药宗都是只手遮天的大人物。

          “你又算什么东西,我代表我老师与药老完成当年的约定,你插什么嘴!滚!”

          对药老尊敬是基于对方数百年来的威名和作为,还有霍华德临行前的嘱咐。可是面对此人,萧白怜却根本不会给任何面子,顿时眼神一瞪,浓浓的死亡意志侵入对方的识海,仿佛要把他的灵魂直接抹除!

          一声闷哼,在萧白怜这一击死亡之眼下,对方明显吃了一些暗亏。不过强大的修为让他很快就恢复过来,随后勃然大怒!

          “黄口小儿!你找死!”

          别说萧白怜一个后辈,就算是当今世上那些赫赫有名的强者,见到了药宗长老,都要客客气气,给三分面子!

          所以这名长老立刻怒吼一声,随后只看见无数冰霜雪莲如同天女散花一般,疯狂涌现,想要把萧白怜彻底吞没进去。

          “玄冰火焰!看来师叔被激怒了!竟然连玄冰火焰都动用!”

          看到这些冰霜雪莲,药宗内不少人纷纷冷笑,暗道萧白怜不知死活!要知道这玄冰火焰可是天下间屈指可数的高等级地火,甚至接近于寻常的天火!在一名修为强大的魂丹师手中施展,威力可想而知。

          可是很快他们就目瞪口呆起来,那些足以连巨龙都给瞬间冰冻的雪莲,竟然在靠近萧白怜一瞬间,纷纷破碎。

          噗!那边药宗长老直接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萎靡不振。

          “区区地火,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滚!”

          那药宗长老整个晕死过去,好在有人立刻扶住了他,喂了几颗魂丹入肚,才算是稳定了伤情。

          “刚才发生了什么?冰长老怎么会受伤?”

          在场除了有数几人外,都未看清楚经过,就看到那长老受创晕倒。

          “天火!而且并非寻常天火!”

          但也有几个修为强大的,看出了其中的门道。

          就在刚才,其实萧白怜与那药宗冰长老暗中用魂丹师的手段,比拼了一番。用的就是大家各自的火焰,很明显,在这其中,对方输了不止一筹!

          “后生可畏!”

          此刻,连药老的神情都露出了凝重,深深的看了那晕倒的冰长老,一挥手,“抬下去好生照看!”

          对着其余人也是挥了挥手,“你们也都下去吧。”

          “宗主!”

          “师尊!”

          “师祖!”

          药宗内,不少人纷纷惊呼。他们看出萧白怜来者不善,虽然药宗不善产战斗,可是并不等于他们怕事!甚至可以说,真正高等级的魂丹师,比寻常强者更可怕!因为他们可以操纵各种不同的火焰精灵,还有各种丹兽!

          “都下去吧!”药老摇了摇头,众人不敢违背他的意思,只能恶狠狠的看着萧白怜,仿佛看着杀父夺妻的仇人。

          可是此时,萧白怜却打断了药老的话,“药老,何不让他们都留下,正好也让他们当个见证人。”

          此话一出,药老眼眸中两道凛冽的目光射出,深深的看着一脸平静自信的萧白怜,犹豫了一下后,点了点头,“也好,该来的总该要来,有些事情确实需要解决了。”

          萧白怜为何上药宗,这一点其实还真要从霍华德年轻时候说起。与很多人一样,霍华德出身贫寒,天赋也不高。却有幸被人发现拥有炼药资质,曾经拜了一个魂丹师为师。之后更是展现出非凡天赋,幸运的进入了炼药界的圣地,药宗!

          奈何狗血的剧情真是不断,天赋出众的霍华德屡受药宗内一些权贵子弟欺辱甚至迫害,最终一场陷害,被废去修为和剥夺了火焰,赶出药宗圣地。

          所以霍华德曾经发誓,他一定会再回来!讨回自己失去的一切!

          如今,萧白怜作为他的弟子,代替自己的老师回来,就是为了讨回当年的公道!

          而要做的也很简单,在炼药方面,狠狠的践踏整个药宗!证明药宗当年愚蠢的行为!

          “当年之事,是老夫的过错,希望今日的比试不管结果如何,一切恩怨情仇,都会放下。”

          此时,在药老和萧白怜面前,各自放了两个平凡无奇的药鼎,接下来,他们两人会进行一场惊心动魄的炼药比试。

          药老一脸苦笑,当年之事,其实错不在他。在霍华德年轻时,药老还并非是药宗之主,甚至都不知道此事。不过如今,作为药宗内水平最高的人,他唯有站出来,否则一旦药宗落败,将会葬送万年来所有积累起来的威名。

          “哼!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如果是那个霍华德来,或许还有资格和宗主比划一下,就一个乳臭味干的黄口小儿竟然也敢上门!依我看,那霍华德也是浪得虚名之辈,什么五大宗师之一,比起药老差远了!”

          药宗一些长老和资深魂丹师纷纷到场,此时萧白怜才看出药宗深厚的底蕴。这些人,无一不是大师级的身份,整个药宗的大师级魂丹师,至少超过百人!甚至有不少人接近了宗师级!

          另外逍遥子如今也成为了药宗最年轻的长老,身上穿着一身大师级长袍,在众人群中,显得格外明显,不少药宗年轻女弟子,都用着爱慕的眼神,频频关注他。

          “宗主!”

          就在此时,逍遥子却站了出来。

          所有人都看着这位药宗千年来最出色的传人,连药老都是用着慈祥的目光,望着他。其实谁都知道,逍遥子真正的老师,正是药老!

          “逍遥,你有何事。”

          “宗主!我想与萧兄在炼药上切磋一次!”

          逍遥子的一番话,顿时让不少药宗女弟子眼毛桃花,甚至还有女子直接晕倒过去,看得出他的人气相当高。

          比起萧白怜这个外来者,逍遥子明显是她们的梦中情人。

          “这……”

          “宗主,不如就让逍遥先摸一下这个小子的深浅!”

          顿时有长老低声说道,药老考虑了一下,点了点头,“好,逍遥,量力而为!”

          萧白怜并没有阻止,他知道不让药宗的人心服口服,今日特意前来就一切白费。

          “萧兄!你我先比试一番如何。”

          逍遥子倒是没有药宗其余人那么咄咄逼人,如玉春风的笑容让人很难对他产生恶感。

          肩膀一耸,萧白怜并不反对。此时已经有人把需要的药材都一一拿了上来。

          “破天丹,入品灵药,可以让人在突破天位时增加三成几率,甚至可以让下天位强者直接提升一个小境界!”

          有药宗之人拿出一份单子,随后朗声念道。

          这就是两人要比试的魂丹,破天丹!一种连天位强者都眼红的入品灵药。

          听到是破天丹,药宗不少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入品灵药,哪怕是大师级都不一定成功!失败的几率占到了七成以上!

          在场,或许唯有药老一人,有自信真正百分之百成功!为了公平起见,两人只有两幅药材,同一种药鼎。此刻,逍遥子已经一脸凝重,显然对于破天丹的炼制,他的把握不是很大。倒是萧白怜,看上去脸色古井无波,不为所动,让不少药宗之人心中忐忑不安。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