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33ABHHA031A"></code><style id="33ABHHA031A"></style>
    • <acronym id="33ABHHA031A"></acronym>
      <center id="33ABHHA031A"><center id="33ABHHA031A"><tfoot id="33ABHHA031A"></tfoot></center><abbr id="33ABHHA031A"><dir id="33ABHHA031A"><tfoot id="33ABHHA031A"></tfoot><noframes id="33ABHHA031A">

    • <optgroup id="33ABHHA031A"><strike id="33ABHHA031A"><sup id="33ABHHA031A"></sup></strike><code id="33ABHHA031A"></code></optgroup>
        1. <b id="33ABHHA031A"><label id="33ABHHA031A"><select id="33ABHHA031A"><dt id="33ABHHA031A"><span id="33ABHHA031A"></span></dt></select></label></b><u id="33ABHHA031A"></u>
          <i id="33ABHHA031A"><strike id="33ABHHA031A"><tt id="33ABHHA031A"><pre id="33ABHHA031A"></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零魂师》 第5章 少女与剑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吾乃英伦之王,回答吾,你是召唤吾之人么?”

          眼前,是一名十七八岁左右的金发少女。身穿一袭银色骑士铠甲,内衬天蓝色战袍,整个人看上去英姿飒爽,一身贵气。

          虽然仅仅站在那边,却又让人感觉眼前仿佛竖立着一般利剑!绝世宝剑!

          不知道是否是错觉,在金发少女出现的瞬间,仿佛看到了她背后有一座山头,漫山遍野的尸体犹如朝圣一般遍布荒野。

          无数的折断的利剑长枪,插在地面,一面面破败的旗帜在风中唰唰的舞动,看上去是那般的凄凉。

          一名少女正站在那个山头,半跪在地,双手握着一把银色长剑倒插在地面。满身血污却无法影响她那一份独特的气质。

          那些幻想一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仿佛刚才那一幕仅仅只是一个错觉。

          “少年,回答吾!”

          清冷的声音犹如高高在上的帝王,却又带着一份独特的温柔。两种截然不同的味道居然如此顺理成章的结合在一起,不得不说让人叹为惊止。

          “是!召唤你的正是我!”

          萧白怜终于反应过来,同时一股巨大的惊喜充数在他心中!

          成功了?居然成功了?

          在他看到自己魂力居然是零之后,仿佛破罐子摔瓦一般的疯狂举动,居然成功了?

          赌徒!

          这一刻,他突然明白了,为何曾经地球上,所有人都知道赌博会让你倾家荡产,可是还是那么多人无法忍住,一头扎了进去!

          为何?就为了这一刻!

          “既然将吾召唤而来,是否已经做好了相应的准备?接受吾的考验?”

          清冷淡雅的声音,带着一丝丝王者之气传入耳内。同时也让惊喜状态的萧白怜微微冷静了一点。

          测试!召唤师在成功召唤后,必须面对的一项挑战!只有成功才能获得召唤生物的认可,然后双方签订契约,从此成为互相协助的伙伴!

          每一个召唤出来的生物或者非生物,对召唤师提出来的要求都是各不相同。有些简单到了让人不相信会那么容易,也有些艰难到了根本无法完成!

          可以说,这才是召唤师成功与否的最后一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

          好不容易撞狗屎运,中了六合彩,却突然被要求需要进行考试,考试合格才能拿到奖金,不合格就滚蛋。

          这绝对是让无数召唤师抓狂的一件事情!

          如今,萧白怜明显可以感觉的出,被自己召唤出来的这名金发少女,绝对是一名非常强大的英雄!曾经的英雄!

          人型系!这样子不像是传闻中的神族或者恶魔,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这少女乃是曾经存在过的某一位英雄!

          “天!这混小子居然……居然把她成功召唤出来了?这……这怎么可能?”

          站在魔法阵外头的萧国风此刻更是比萧白怜更加震惊!

          所谓不知者不畏,萧白怜虽然知道自己使用的圣物乃是萧家保存中最高等级的三件之一,但是除此之外,他对于到底珍贵到了何种程度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理解。

          可是萧国风不同!

          身为萧家家主,执掌萧家二十多年,他完全清楚眼前出现在魔法阵中的少女代表了什么!

          其他不说,人型系!居然是人形系!这可是所有召唤生物中处于最高一品级的存在!

          一般来说,人型系召唤生物都是非常逆天的,其中大部分都是曾经的英雄或者更加逆天的存在!虽然他们早已经不在人世,可是却因为某种神奇的法则,存在于异次元空间内。

          然后会因为召唤师的召唤,再次降临到这个世界。

          能被历史所承认的英雄,那是何等存在?无一不是那个时代处于的存在。

          而眼前这个金发少女,刚才自称什么?

          “等等,刚才她自称自己是……英伦之王?”

          萧国风虽然很清楚最上头三个白玉石棺中存放的圣物乃是最高级,连天品召唤师都要垂涎的品级。可是具体是什么,他并不清楚,也不知道使用之后,可以召唤出何种存在。

          但是刚才少女口中所说的英伦之王,萧国风皱起了眉头,因为他突然发觉记忆中并未有任何女性英雄是如此自称的……

          一想到是那个存在,萧国风一张狗熊脸格外的精彩。惊讶,不信,震惊,惊喜,疑惑,怀疑和不知所措!

          “召唤吾前来的少年,你是否愿意接受吾,伟大的英伦之王的考验?”

          “我接受!”

          萧白怜没有任何一丝犹豫,白痴才会犹豫!虽然他并没有萧国风那样仿佛意识到了眼前少女代表了什么,但是有一点他可以知道!

          这可是人形系召唤生物!绝对是站在诸多召唤生物中最顶尖的一类!

          他根本就是踩了狗屎运,直接两块钱中了两个亿……不!是两百亿的六合彩啊!

          虽然知道越是高级的召唤生物,提出来的考验越是稀奇古怪,但是他并不怕!

          如果连这一点信心都没有,都要害怕,谈何成为一名强大的召唤师?

          咣当!

          一把寒光闪耀的骑士长剑出现在了眼前,就那么斜插在面前的地面上。

          “举起它,打败吾!”

          少女那不带丝毫感情,冷漠又充满高贵之气的声音没有一丝玩笑成分在内。

          “这就是考验?”

          萧白怜伸手把骑士长剑拔起,看刚才金发少女如此轻松的单手握在手中,可是此刻他才发现,这把剑有多么的沉重!

          勉强的双手握紧,才堪堪的举起。

          居然要用这个,打败眼前的少女?

          脸上微微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虽然知道考验很不简单,甚至无比艰难。但是他从未想过,居然会是如此的不可为……

          “只要你打败吾,吾将认可你,从此成为你手中利剑,斩杀一切阻挡在你面前的敌人!”

          萧白怜举起长剑,哪怕他知道不可能,但是他也没有开口讨价还价!

          “那就战吧!”

          那一刻,他脑海中闪现的是,曾经因为懦弱,而默默忍受一群人欺凌的一幕幕。

          “杀!”

          萧白怜双手握剑,狠狠的朝着眼前少女劈去。而那少女,丝毫不见慌乱,单手虚握,仿佛手中正握着一把无形之剑挥剑而出!

          数息间,一切来的快,结束的也快。

          噗通,长剑落地,但!萧白怜却咬着牙没有彻底倒下,单膝跪在地上,头艰难抬起,用着坚定的语气说道,“还没结束呢!”

          “够了!混小子!够了!”

          萧国风从头看到尾,他没有在一开始出手阻拦,哪怕他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但是看到萧白怜那一刻的眼神,他知道,如果他出手阻拦了,那么这个儿子将会一辈子都怨恨他!

          可是此刻,他却忍不住了!

          少女一尘不染,银色铠甲亮丽如新,天蓝色战袍清新依旧。此刻,正用着一种非常奇特的目光,望着面前半跪在地面的少年。

          “召唤吾前来的召唤师,你,失败了。”

          “不!还没!”

          萧白怜一步三摇晃的站起。他想要重新把地上长剑捡起,可是原本对于他来说,就非常沉重的长剑,如今更是犹如山峰一般,力不可拔。

          一滴滴鲜血,顺着额头低落在长剑上,也不知道是否是巧合,长剑掉落的位置,正好就是刚才作为召唤媒介的那个剑鞘边上。

          突然,从剑鞘上爆发出剧烈的柔和黄色光芒,那些光芒犹如有意识一般,瞬间笼罩住了摇晃的萧白怜。

          一股犹如母亲怀抱一般的温暖瞬间传遍全身,随后萧白怜也随之彻底失去了意识。

          “完了!老子的六合彩飞了!”

          这是他昏迷前脑海中最后闪过的想法……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