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33ABHHA031A"></code><style id="33ABHHA031A"></style>
    • <acronym id="33ABHHA031A"></acronym>
      <center id="33ABHHA031A"><center id="33ABHHA031A"><tfoot id="33ABHHA031A"></tfoot></center><abbr id="33ABHHA031A"><dir id="33ABHHA031A"><tfoot id="33ABHHA031A"></tfoot><noframes id="33ABHHA031A">

    • <optgroup id="33ABHHA031A"><strike id="33ABHHA031A"><sup id="33ABHHA031A"></sup></strike><code id="33ABHHA031A"></code></optgroup>
        1. <b id="33ABHHA031A"><label id="33ABHHA031A"><select id="33ABHHA031A"><dt id="33ABHHA031A"><span id="33ABHHA031A"></span></dt></select></label></b><u id="33ABHHA031A"></u>
          <i id="33ABHHA031A"><strike id="33ABHHA031A"><tt id="33ABHHA031A"><pre id="33ABHHA031A"></pre></tt></strike></i>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 ···
          A-
          默认
          A+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重生之温雅》 二百一十三 秦王恶念生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一个时辰后,晋王的从皇帝的御书房里出来。

          “该死的女人,你可知道本王为了你究竟放弃了什么。”晋王出了御书房后,一身轻松的喃喃了一句道。

          为了温雅,他不在追求父皇的认可,不在追求那个可有可无的位置,放下了这些,他只觉得浑身都轻松了,一颗心只放在了温雅身上。这个可恶的女人,一个让他欲罢不能,爱怒交加的女人。

          御书房内,随着晋王走出御书房,皇帝心情却无比沉重。

          不知道为什么,以前他总防着晋王窥视他现在坐的这个位置,可如今真当晋王当着他的面承诺放弃了之后,却又让他极度不舒服。

          “为了一个女人,你连江山都不要,哪里配做朕的儿子,朕很失望,朕的儿子不该是这样的。”皇帝是真的很失望。

          虽然皇帝从来都不想让晋王继承江山,但不可否认,他很清楚的知道晋王的才能,绝对是他所有儿子当中最强的,因为某些原因,他对晋王这个儿子既复杂又狠心。

          如今晋王最出色的儿子为了一个女人自己来到他的面前许诺放弃江山,只要那个女人,还答应帮他磨练在其他儿子当中磨练出一个出色的储君,晋王这样的做法既是他想要的,又让他非常不舒服。

          自己不给是一回事,可别人自动放弃又是另一回事。

          “罢了,你既然这般没有志气,朕就成全你,只希望你真能打败吐蕃,并且遵守承诺。”皇帝在无比复杂中叹息道。

          圣旨下。皇帝任命晋王为镇西大将军,率兵抗击吐蕃入侵大军,即日出征。

          秦王气坏了,竟然直接跑来皇帝说他也要出征,为了争夺点军功不至于将来晋王得胜归来后被彻底压制,秦王都快疯狂了。

          皇帝也气坏了,秦王这不是添乱吗。晋王这次只带了一万大军出征。加上边陲两万将士。不过三万,就算晋王从自己的西北封地调自己的大军过去,也最多不过五万。

          三倍之差。其实皇帝自己都根本不怎么看好,秦王竟然想在这种时候插入进去,和晋王争权夺利,简直太过小见。置大周安危于不顾。

          况且晋王已经放弃皇位的争夺,还承诺帮皇帝磨练出一个过得去的储君。皇帝看秦王的样子太过急躁,就是还有待磨练,要是不成,他还真得考虑另换人选。

          最终。皇帝把秦王给狠狠骂了一顿,赶出了御书房。

          秦王回到家里,气得踢坏了三道门。

          “可恶。父皇你不仁,休怪孩儿不义。”秦王面色有些狰狞。想起了那个神秘人的提议。

          那神秘人说皇帝从来不打算将皇位传与他,看看晋王这些年一次次的所做所为就知道了,还有这一次的出征,凭什么河间王‘病了’去不了,就一定得是晋王,他秦王为什么不行,分明就是皇帝偏心,故意偏帮晋王,只待将来晋王得胜归来便立晋王为储君。

          “不,本王决不能等到那个时候。”秦王坚定道。

          长安城一栋不出众的民房里。

          “公主,秦王那厮心胸狭窄,蠢笨如猪,果然上当了,已经开始走上弑君夺位的道路,将来一旦事发,皇帝想不传位给晋王都不行了。”阿生对着夏影恭敬道。

          “只可惜还没弄清楚晋王殿下和皇帝在御书房究竟说了些什么,皇帝竟然这么痛快的就把总领西部四镇的军权交予晋王殿下,连一个牵制的人都不派,这一点一定要尽快知晓。”

          “属下遵命!”阿生领命而走。

          此时的夏影一身紫衣,神色冷厉,高贵非凡,温雅要是见到,非得吓得不轻不可,无论如何她也不会想到,一个整天跟在她身旁,屈居人下,不辞辛劳为她卖命的女人竟然是一个什么公主,还在暗地里干了这么多‘大事’。

          郡主府。

          温雅正在自家的湖里钓鱼。

          微风抚面,花香迷人,场面宁静而祥和,没有忧愁,没有烦恼,这样的生活虽然单调,但贵在舒心,看来放弃和晋王的这段感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温雅暗暗点头,岂不知她这种思想若是被晋王得知,晋王非得气得不顾一切的飞奔过来一脚将她踹死!

          突然,浮漂被拖入水中,鱼儿上钩,温雅一甩鱼竿。

          “嘿,是一条大鱼呢!”感觉手头上的重力,温雅便知道上钩的肯定是一条大鱼,今晚有口福了。

          哗!

          温雅加大力气,一条两个巴掌以上的大鱼被甩出水面,摔在湖边。

          鱼儿猛烈跳动,温雅赶忙扔了鱼竿,跑过去抓住大鱼。

          可是大鱼滑溜溜的,岂是这么好抓的,温雅废了大力气,还弄得自己一身脏兮兮的,才将原本猛烈跳动的大鱼制服。

          温雅浑然不觉,将大鱼抱在怀里,笑嘻嘻的,考虑着红烧好吃还是清蒸好吃。

          “唉哟,我的大郡主,您想吃鱼可以跟奴婢们说嘛,怎么能弄脏了自己的身体。”海棠从不远处看到,赶忙跑了过来,从温雅怀里接过大鱼。

          温雅白了海棠一眼;“你懂什么,这叫乐趣,自食其力才是根本,本郡主还打算亲自下厨呢,也让你们尝一尝本郡主的手艺。”

          “郡主还会厨艺?”海棠明显不相信,跟了温雅时间不算短了,她还没见过温雅下厨。

          “废话!本郡主什么不会!”温雅平时只是懒了些,做为一个独立女性,她怎么可能不会点厨艺,只不过没有府里的厨娘做得好,但还是能拿得出手的。

          温雅正打算去睡个安逸的午觉,刚一转身,却被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挡住了。

          “是你?你还来找我干什么?”原来是晋王,温雅变得面无表情,刺疼了晋王。

          “你个该死的臭女人!气死本王了!本王真想给你一脚!”晋王怒极。

          “谁怕谁啊!”温雅针锋相对,其实放弃与晋王的感情她是很舍不得的,也觉得愧对晋王对她的爱,这让她对着晋王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心虚,看到晋王她就不舒服,心绞,所以难免说话冲了点。

          -----------(未完待续)

          翻页方式:左右滑动/左右点击 (点击屏幕中间呼出菜单)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